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明春的博客

大和资本市场 亚洲首席经济学家

 
 
 

日志

 
 

2010,中国几十年来最好的年份之一?  

2010-01-16 20:43:57|  分类: 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1月07日00:20南方报业网-南方都市报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而对于经历了金融海啸痛楚的人们来说,仍在纷扰时局中尽己所能地擦亮双眼,试图看清未来一年的经济走势。

  在此背景下,前雷曼兄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现任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的观点或许将令不少人感到欣慰。在近日向本报发来的报告中,孙明春认为,如果政策没有大幅紧缩的话,2010年可能会成为几十年来中国经济最好的年份之一,GDP增长强劲而且CPI通胀温和。

  野村证券对2010年的GDP增长和汇率预期更显示,中国将一举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市场汇率计算)并在2010年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世界需要更好地了解中国。”孙明春表示。

  2010或成最好年份

  谈及2010年的经济活动,孙明春不无乐观。“2010年实际GDP增长料将从2009年的8.5%(估计值)提高至10.5%(图4),并在一季度创下年同比12.0%的峰值。”这是因为公共投资依然强劲并且私人投资出现好转,所以投资应该会继续成为主要驱动力(图3)———为实际GDP增长贡献6.8个百分点。而由于在低通胀环境下信贷热潮会提高家庭的实际购买力并且政府通过收入转移和财政补贴进一步刺激消费,孙明春认为,私人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应该会从2009年的4.0个百分点上升到4.6个百分点。强劲的经济复苏降低了财政刺激的必要性,所以政府消费可能只会贡献1.5个百分点。由于2009年的全球去库存化导致了基数较低,野村证券预期出口将会重现两位数增长,大到11%.鉴于投资和消费热潮所带来的强劲的国内需求,其预期进口增长甚至会更加强劲20%.尽管如此,其认为2010年净出口将再次拖累GDP增长,达到-2.4%.

  对于通胀的预期,亦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孙明春看来,2010年PPI通胀将高达6.0%,主要是由于投资热潮导致原材料和资本商品需求旺盛;但是CPI通胀将处于2.5%的温和水平(图5)。“在我们看来,制造业部门所存在的产能过剩和劳动生产率的快速增长应该会防止PPI高通胀传导至CPI通胀。”

  政策方面,针对经济出现过热的迹象,孙明春认为2010年初将会逐步采取紧缩政策。尽管大幅收紧政策的可能性或许仅为5%(假如央行采取信贷配额制度并将贷款总量严格限制在低于7万-8万亿元的水平),但鉴于今年开工的投资项目规模庞大,偏低的信贷额度可能会对实体经济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但与部分经济学家此前向本报表达的观点相一致的是,孙明春并不认为明年政策会出现大规模的紧缩,而认同调整结构仍将成为明年中国政府工作的主基调:“在CPI通胀不构成实际威胁的情况下,有95%的可能性政策只会温和紧缩;我们预期仅会加息81基点(图1),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00基点,并采取窗口指导措施。鉴于增长无忧,我们相信决策者将在2010年推行旨在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的结构性改革。”

  尽管如此,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仍然不可忽略。“在我们看来,5%的可能性采取激进的紧缩政策是主要的风险,这或会阻止经济享受几十年来最好的年份之一。”孙明春认为,以下可能性依然存在:首先是在推迟收紧政策过久之后,政策制定者会对2010年的一些经济过热迹象反应过度。倘若发生这一状况,经济可能会硬着陆。而资产价格泡沫的发展则是另一个风险,因为充裕的流动性可能会点燃通胀预期,并且良好的经济环境可能会让投资者信心过度膨胀。“尽管如此,如果政府能够成功限制资产购买过程中对杠杆的使用,那么泡沫对实体经济的损害有望大幅降低。”本报记者张晓华香港报道

  中国跃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由于一揽子财政刺激政策规模庞大并且经济呈现强劲的V形复苏,中国在2009年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2010年中国将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根据野村证券对2010年的GDP增长和汇率预期,中国将一举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市场汇率计算)。“世界需要更好地了解中国。”孙明春表示,“是时候仔细检查一些传统的看法并纠正对中国经济的一些误解。”

  中国所背负的传统观点之一是,中国的经济规模“较小”。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们和国内外的大多数观察人士都用“小型开放经济体”的框架来分析中国,将中国视为对世界价格、利率或收入没有什么影响的价格接受者。而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这一看法在无疑受到了挑战,因为中国的V形复苏明显溢出到了其他亚洲经济体(如澳大利亚),甚至连远在拉丁美洲的地区都感受到了这些影响,原因是来自中国的订单促进了生产并抬高了大宗商品价格。而随着投资和消费热潮持续至2010年,明年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对全球其他地区的影响应该会更加明显。

  而对于中国经济主要的增长引擎亦需重新审视。“出口是许多观察人士根据出口占GDP的比例(2008年为33%)得出了这一结论。然而,常常被忽略的一个事实是中国的出口中有一半都是所谓的加工贸易(需要先进口原材料和零部件,然后再出口制成品)。净出口(即出口与进口之差)占GDP的份额远远更小(2008年为8%)。从对实际GDP增长的贡献来看,净出口在过去17年里仅占10%,远远低于日本(23.8%)和德国(28.8%)。”孙明春认为,事实上,国内需求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的主要增长引擎,而不仅是出口。

  对于中国的第三个误解是私人消费表现疲软。“这种印象可能源自家庭消费占中国的GDP较低的份额(2008年为36.8%)。而事实是在过去13年里中国的实际消费增长一直位居世界最强之列(7.2%),高于美国(3.3%)、日本(0.9%)、巴西(4.0%)和印度(5.5%)。只是更加强劲的投资增长拉低了消费所占的比例。”孙明春认为,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都需要强劲的投资增长,从理论和实证角度都可以证明这一合理性。

  尽管这听起来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数据并不支持“货币供给高速增长导致CPI通胀走高”这一传统的看法。在过去15年里,中国的M2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平均每年达18.8%,但CPI通胀平均仅为2.0%.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分歧呢?信贷快速扩张一直主要被用来增加制造业部门的产能,这帮助缓减了供给瓶颈。充裕的(甚至是过剩的)产能加剧了价格竞争,生产者即使面对不断提高的成本也无法提价。所幸的是,劳动生产率的快速提高(1994-2008年每年约增长20%)帮助生产者吸收了上涨的成本,让企业保持盈利状态。

  投资刺激加剧产能过剩问题则是对中国的第五个误解。孙明春坦言,这一评论有点肤浅,因为它忽略了2009年投资刺激的方向。“产能过剩已经存在多年,但主要是在制造业部门(由于上次投资热潮中该部门强劲的投资增长所致,图2)。然而,2009年的投资热潮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基础建设),因此不太可能会加剧任何产能过剩问题。”

(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332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