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明春的博客

大和资本市场 亚洲首席经济学家

 
 
 

日志

 
 

消费者带来的惊喜  

2009-06-23 20:24:00|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明春      野村国际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高校联金融协会成员

发表于《信报》2009年6月8日

 

今年年初,很多人都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非常担忧,对中国家庭消费的前景更是悲观。然而,尽管GDP增长率在09年一季度降至十年来低点,但中国的家庭消费依然保持了健康增长,房地产、汽车、家具、化妆品、金银首饰等销售的增长都出人意料的强劲,给众多投资者以惊喜。我们认为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刺激政策创造了就业、政府对家庭的财政转移支付稳固了收入增长。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复苏,消费增长应该会加快,并在今年晚些时候给投资者带来更多惊喜。
一、经济刺激政策的效果及消费增长前景预测
 
(一)经济刺激政策有助于促进消费
很多人批评政府的刺激政策过于“侧重投资”,对促进消费的力度不够。我们不赞同这一观点。我们认为刺激政策会通过以下渠道帮助促进近期及长期的消费,而这些正是消费所带来的惊喜的重要源头。
1、增加就业
政府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应该可以在2009-10年增加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从而通过增加就业和支持收入增长来促进消费。
2、促进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消费
政府还实施了两类政策以促进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消费。一是财政转移支付政策(比如,为促进农民增收,政府提高了谷作物的最低收购价)。我们相信这会有效地促进消费,因为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此外,政府还采取了减税、补贴和发现金券等方式来提高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购买能力(例如为“家电下乡”所提供的13%的财政补贴)。
3、鼓励住房和汽车销售的政策
政府出台了鼓励房地产和汽车消费的政策,因为这两类产品会对总体经济产生更大的带动效应(例如推动家具、家电、装潢材料的销售,增加旅游、娱乐和餐馆消费)。这方面的政策包括下调交易税或印花税、降低首付比例和按揭利率。住房、乘用车、家具和家电销量最近都有上扬,说明政策效果已开始显现。
4、降低预防性储蓄
庞大的预防性储蓄是制约中国家庭更多消费的主要因素之一。为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在过去几年里采取了大量措施来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例如,在过去两年里,政府显著提高了农村人口参加医疗保险的参保率(尽管覆盖面仍然有限)。政府从今年起将投入8500亿元进行医药卫生改革,以提高基本医疗保险覆盖面并减轻家庭的就医费用负担。4万亿刺激政策中有相当一部分用于廉租房的建设。我们相信这些政策和改革会降低家庭的预防性储蓄,提振他们的消费信心。
5、减少基础设施瓶颈
制约中国家庭消费的另一个不太为人注意的原因是:基础设施支持不足,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例如,部分地区缺乏可靠的电力供给导致农村家庭不愿购买家用电器;农村缺少零售店也让农村家庭不方便购物;更糟糕的是,公共交通的缺乏让农村家庭很难去城市购物。为减少此类瓶颈,政府采取了各项措施,比如开设更多零售店(商务部实施了“万村千乡”市场项目)、扩张及改善电网和通信网络、建造清洁的饮水系统等等。另外,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包括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也帮助减少了基础设施瓶颈(例如农村道路建设、农村的电网和清洁用水工程),这为消费的长期增长铺平了道路。
 
消费(二)增长前景预测
我们相信,消费增长在2009-10年会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态势,原因有二。第一,支持消费增长的两大主要因素(就业和收入)在2009-10年都将呈正增长。第二,经济增长已经触底,今年后期会提速,因此就业和收入增长前景会越来越好,从而为消费提供更稳固的支撑。
就业开始反弹
我们预期,经济放缓将导致今年的非农就业增幅显著缩小,估计会净增长300-500万。虽然这个数字远低于2004-07年期间非农就业人数每年新增1700-2000万的平均水平,但仍属于正增长。这300-500万的新增非农就业无疑应归功于政府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
事实上,经历了2008年后期的裁员潮后,中国企业近来已经开始重新招聘。据国家统计局称,2009年前两个月城镇就业人数增加了160万。官方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显示企业减员的现象已明显减少,因为其就业分项指标最近两个月已基本稳定在50上下。
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已于09年一季度触底,经济增长将呈V型复苏态势,会一直持续至2010年上半年。随着经济增长的进一步加快,就业形势会得到更大改善。
在非农就业人数正增长的情况下,城镇家庭收入不太可能下滑。农村家庭的收入增长也与非农就业增长相关,因为其现金收入越来越多地来自于非农工作岗位。因此,随着今年后期经济加速增长,城镇和农村家庭的收入增长可能都会提高。
除了就业增长以外,财政转移支付也将增加家庭收入。例如,政府今年将投入120亿元用于提高1200万中小学教师的薪酬水平(平均每位教师增加1000元);在2009和2010年约5000万企业退休职工的退休金也将每年提高10%;年初7400万低收入者拿到了一次性补贴(100-150元/人);今年小麦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提高了约15%,这会使7亿农民受益。另外,今年政府宣布了5000亿元的减税计划(主要是增值税改革、印花税免征/下调、以及出口退税上调),以降低企业和家庭的税负,这会增加家庭的实际购买力。
综上所述,我们预测2009年家庭总收入将增长10%左右,高于我们的GDP增长预期。因此,实际消费增长达到8%应该问题不大,甚至有可能达到10%。
 
尽管家庭消费会平稳增长,但受4万亿刺激计划的推动,今明两年中国投资增长可能会更迅猛,这意味着消费占GDP的比例会进一步下降。很多人担心这样的“不平衡”增长不可持续,“投资泡沫”终将破灭。我们也认为政府需要采取措施让经济恢复平衡。但也许令很多人吃惊的是,对中国这样一个目前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规模庞大的经济体而言,出现“不平衡”经济增长其实很正常。在我们看来,这种“不平衡”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再持续十年,而不会产生重大风险。因此,投资者应该更多关注中国消费在未来十年的高速增长,而不是担忧消费占GDP中的比例太低。
       有人批评中国的消费增长过低,但这种说法并没有数据支持。实际上,中国家庭消费的增长率根本不低。在过去十年里,平均年增长率达到10.9%,而同期日本和美国仅为0.4%和5.5%,即便在韩国和印度这些相对高增长的经济体,家庭消费的增长率也无法与中国媲美。
家庭消费占中国GDP的比例下降不是因为消费增长疲软,而是因为投资增长更加强劲。在1983-2007年期间,中国的家庭消费年增长率平均达到15.1%,但投资(资本形成总额)增长却高达18.5%。
虽然占GDP的比例下降,但家庭消费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增长引擎,这可能也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在过去二十年里,家庭消费实际上是中国实际GDP增长的第二大贡献因素。在1988-2007年期间,家庭消费平均为每年的实际GDP增长率贡献了3.5个百分点,低于投资(4.0个百分点),但远高于政府消费(1.3个百分点)和净出口(0.9个百分点)。
(三)消费占GDP的比例呈U型走势
对于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经济体而言,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长期下降是相当普遍的现象。这是有原因的。直观地讲,对于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在其家庭收入水平仍然很低时,大部分收入都被用来满足生存需求(例如食品、服装和住所)。剩下来可以储蓄的收入很少,这转而导致投资很少。因此,在发展的初级阶段,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通常很高。
随着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开始超过满足生存所需的水平。因此,他们可以储蓄更多收入以换取未来的利息收益,这为投资活动提供了更多资金。所以,消费占GDP的比例下降,而投资比例上升。当收入提高到一定水平时,家庭会在今天更多消费和为将来进行更多储蓄之间找到平衡。超过这个均衡点的话,家庭或许更愿意今天消费,而不是为将来储蓄。此后,消费占GDP的比例开始上升,而投资比例开始下降。换句话说,随着收入的增长,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可能会呈U型走势。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诸如美国、日本和韩国等更发达的经济体都出现了这种U型走势。事实上,这种U型的走势在主流的经济增长理论中也是有理论支持的。
鉴于中国政府在去年宣布了巨额经济刺激计划,而且工业化和城镇化仍在进程中,我们预期消费占GDP的比例在未来十年里仍将继续下降。尽管如此,我们相信人们对中国经济的“不平衡”增长过于担心了。在我们看来,目前最重要的事实是中国消费增长强劲而且未来十年可能会维持这种强劲态势,投资者就应该更多关注这一增长潜力,而不是过份担心“不平衡”的经济增长模式。
 
三、消费具备高增长潜力的领域
我们认为,投资者不应被消费增长因短时间的经济周期所带来的暂时回调所蒙蔽,而应该去探寻消费增长可能会出现腾飞的广阔领域。我们无法列举所有的领域,只是列举几例,借此显示中国消费的增长潜力。
农村相对于城镇
中国的农村地区居住着7亿多人口,但多数消费品的渗透率都很低(例如,只有一半不到的农村家庭拥有洗衣机、电冰箱和空调)。随着农村家庭收入的增长,对耐用消费品的需求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出现井喷。即使是在城镇地区,耐用消费品的渗透率也不像平均拥有量数据所暗示的那么高。平均数据掩盖了许多高收入家庭拥有多台耐用品而不少低收入家庭却一台没有的事实(比如空调)。这表明即便是在中国的城镇地区,消费增长也远未结束。
中西部地区相对于东部地区
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居住着13亿人口中的60%。与东部地区相比,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程度都很低,这些地区的家庭不太富裕,其消费水平也较低。然而,由于近年来政府调动了更多资源来发展中西部地区,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已开始赶超东部地区。2008年,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实际GDP增长率均在19年里首次超过东部地区。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制约中西部地区消费的基础设施瓶颈正得到解决,家庭消费也出现强劲增长。例如,尽管中西部地区的汽车拥有量远远低于东部地区,但汽车销售增长率却远远超出东部:2007年中部地区的汽车销售增长了28%,西部地区增长了34%,而东部省份只增长了20%。
由于政府一直在加大力度发展中西部,而今明两年的经济刺激政策也会加快工业从东部沿海向中西部地区的转移,我们预期中西部地区将继续保持更快的经济增长。事实上,自2003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一直都快于东部,这将为该地区的工业腾飞铺平道路。之后这些地区的消费也会高速增长。
消费品相对于服务
众所周知,中国的服务业部门一直不太发达,在GDP中所占的份额较低(40%),服务消费在家庭消费中的比重也相对较低。一个主要原因是,许多服务在中国才刚刚出现了不到10年的时间。即便今天,与其他国家相比,许多服务产品在中国的渗透率依然很低。比如,尽管近年来人寿保险的保费快速增长(过去九年的年增长率约为30%),但中国的人寿保险渗透度和保险密度依然远远低于其亚洲邻国;在电信行业,虽然过去几年里服务用户数量已经骤增,但渗透率依然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就金融服务而言,中国家庭尚未全面享受银行提供的消费信贷。即便消费信贷增长在过去十年里一直达到两位数(某些年份甚至出现了三位数的增长率),2007年中国家庭的贷款与可支配收入比也仅为29%,远低于其他经济体的水平(例如2007年美国的这一比率为120%)。
旅游业在过去几年里也一直增长显著。随着收入的快速增长,中国家庭花费在旅行方面的金钱和时间越来越多,目的地也不再限于国内而是延伸到了海外。例如,来自中国的海外游客数量自2002年以来就已经超过了日本。
当然,中国还有很多其他领域的市场渗透率也非常低。鉴于家庭收入快速增长并且人口基数庞大,我们相信在未来10-20年里中国消费者可能会成为世界的主要购买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